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甘肅網 >> 鼎立信 >> 法律視野

呼和浩特賽罕區“拍腦門”造綠欠下巨債 企業墊資種樹被拖垮

21-03-29 10:06 來源:經濟參考報 編輯:王爍

這是當年擺放在市區街道上的木桶樹。資料照片

  這是當年擺放在市區街道上的木桶樹。資料照片

  連續多年“拍腦門”造綠,200多家企業齊上陣,合同總金額逾30億元,約相當于當地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75%;沒有可研或規劃,盲目大規模種植100多萬株云杉,部分綠化合同寬松、項目隨意上馬,“手指種樹”“木桶種樹”等怪象頻出;地方財政吃緊,多年拖欠綠化款,企業負債累累,營商環境被嚴重破壞……

  盡管現在距全城造綠活動已過去數年,但至今,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賽罕區卻仍無法擺脫“拍腦門”造綠、“透支”造綠帶來的上述一系列難題。當年的“造綠”成果,變成了現在的債務苦果。

  沒有可研或規劃

  盲目種植上百萬株云杉

  2013年以來,賽罕區連續實施了金河鎮新農村建設綠化、102省道兩側綠化、“十個全覆蓋”工程綠化項目、街景整治和校園綠化等工程。

  記者采訪了解到,這些綠化工程種植的樹種主要為云杉,數量達100多萬株。然而,如此重大的系列綠化工程,事前竟然沒有可研或規劃,盲目上馬、怪象頻出。

  ——“手指種樹”:領導一比劃,這一片就都得種樹。記者在賽罕區沿102省道及部分村莊走訪發現,道路兩側密密麻麻種植了大量云杉,很多路段的云杉穿插種在高大的楊樹間。

  在市區小巷,曾經密植在門店前的云杉,早已不見蹤影,原來的樹坑也鋪上了磚塊。一名綠化企業負責人說,當時要求必須形成樹墻的效果,但這明顯影響店鋪經營,沒多久,這些云杉就“非正常”死亡了。

  “有的綠化標段,表土下面是碎石塊、建筑垃圾,但因沒有規劃,讓自由發揮,能見到綠色就行。”多名綠化企業項目負責人說,這些造綠項目都是“手指”工程,“領導一比劃,這一片就都得種樹。”

  一名綠化企業負責人說,當時領導要求種云杉,簽訂的造綠合同也未約定云杉產地,由于采購量大,周邊地區的云杉供應緊張且價格高漲,很多人便從東北采購云杉,但這些東北云杉種下后,因不適應環境大量死亡。據另一名綠化企業項目負責人介紹,按合同約定,他共種植云杉5000多株,但2014年以來由于死亡率高,已補種5茬、共計10000多株云杉。

  2020年夏天,記者走訪發現,在金河鎮農村的一個造綠標段,道路兩側原本密植2200株云杉,卻不見樹墻、只剩樹坑,僅少量存活。在賽罕區102省道旁的一個造綠標段,成片枯黃死亡的云杉,綿延分布在道路旁邊。負責該標段的綠化企業項目負責人說,目前死樹都已被他拔掉了,他也不知道該不該補種新樹。

  據呼和浩特市林草局賽罕區分局干部劉守君介紹,按驗收工單,目前存活的云杉為100多萬株,至于當初為何選擇大量種植云杉,目前已無人能說清。他坦言,他2017年底才分管綠化工作,不清楚當年為何要種云杉,幾經查詢也未找到當年的可研或規劃。

  ——“折騰造綠”:說砍就砍,說移就移。據多名綠化企業負責人反映,從2020年6月底開始,賽罕區組織人員在很多標段砍樹。記者曾在一名綠化企業項目負責人的標段看到,被砍的云杉散落一地,其中很多看上去并未枯死。

  “這都是我們用真金白銀種下的,說砍就給砍了。”他說,他的標段被砍掉的樹大概200株。而據另一名綠化企業負責人初步了解,大概有六七十個造綠標段,遭遇了類似情況。

  對此,劉守君表示,當時正在開展環境整治,砍的是已經死的樹,“有些樹看著像活著的,頂上有綠葉,其實已經死了”。他還說,林草局曾與相關造綠標段提前打電話溝通過,要求他們自己砍死樹,但因成本問題,他們不愿意砍。

  但很多綠化企業負責人不認可這種說法,他們表示,樹是他們種植的,即便開展環境整治,也要按程序依法管理,而不應溝通不暢就一砍了之。

  此外,由于造綠沒有規劃,一些云杉被種植到待開發地段,導致樹木被“移走”。一名綠化企業負責人提供的一份賽罕區住建局出具的證明顯示,2016年5月,他的標段內1000多株云杉被“移走”,原因是“配套建設管網”。“當時這些樹剛種下2年,被‘移走’后一直沒補償,直到去年我持續反映問題,賽罕區才承諾把被‘移走’的樹,用來抵頂綠化成活率。”

  記者了解到,有多個造綠標段遇到類似情況,被“移走”的云杉,從上百株到上千株不等。

  木桶種樹引質疑

  工程款支付陷僵局

  賽罕區造綠的另一個怪象是木桶種樹。2017年,為營造街道景觀,呼和浩特市賽罕區、回民區等,在街道兩側用木桶種樹,即在長寬約1.2米、深約1米的木桶內,種植3米至4米高的云杉。

  “這么大的云杉,根系大多0.6米見方,在桶里活不了幾年,只能是‘圖一時之綠’罷了。”一名承接木桶種樹項目的綠化企業負責人無奈地說,當時賽罕區很著急,木桶種樹項目幾乎都沒有簽訂合同就上馬了,而且承諾做完就給錢,還天天催進度。

  木桶種樹推行沒多久,就引發輿論廣泛質疑。2017年5月16日,呼和浩特市回民區政府還曾召開綠化工作媒體通氣會,對一系列問題做了回應。

  時任呼和浩特市回民區委副書記的李浩書在會上表示,栽種在路邊的樹木間距經過園林、林業等部門專家的科學論證。時任呼和浩特市回民區委宣傳部部長、副區長的王志強還在會上表示,按照綠化前的合同規定,綠化企業3年內保證樹木成活率,3年后移交給政府管理,短期內不會移走。

  然而,木桶樹擺上街面沒多久,就幾乎一夜之間消失不見了,未完成的木桶樹訂單也全部被地方政府取消,一批已高價定做木桶、訂購云杉的綠化企業苦不堪言。

  在呼和浩特市一處場院,記者看到幾個被遺棄的木桶樹,桶中的云杉早已枯死。不遠處,上百個木桶遺棄在空地上。在賽罕區黃合少林場,一處空地上堆放著從種樹木桶上拆卸下來的板材。

  據多名綠化企業負責人介紹,當年賽罕區投放了約7000個種樹木桶,回民區則投放了1.2萬個。按最初約定,連桶帶樹每個4500元,后來壓縮到1900元。

  多名綠化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,當年地方政府要求街道兩側不適合種樹的地方,均用木桶種樹代替。“匆忙上馬,又一夜撤走,這么來回折騰,除了債務啥也沒留下。”一名承接木桶種樹的綠化企業負責人說。

  對木桶樹工程款支付問題,劉守君稱“比較棘手”。因為驗收時,木桶樹已不在街邊;而綠化企業負責人則聲稱,是地方政府讓移走的,不能街邊看不見就不給錢。

  30億元債務難化解

  須重視管護風險

  據賽罕區政府統計,綠化工程涉及237家綠化企業,工程款合同金額達30.35億元。盡管工程均已到期,但至今未全部驗收交接,許多企業不僅沒有拿到工程款,還要自掏腰包管護樹木。

  內蒙古發起園林綠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磊說,工程合同總價3600萬元,4年來只拿到220萬元,現在除了巨額財務成本,每年還要借錢管護早已到期的綠化工程,“否則樹死光了,連要錢的依據都沒有了。”

  賽罕區大規模造綠,到底欠下多少債務?據呼和浩特市林草局賽罕區分局提供的情況,目前,已委托律師事務所對之前的綠化合同進行合法性審查,預計經審查后的總工程款,將從合同約定的30余億元降至最多25億元左右。此前,已累計支付進度款3.52億元、化債1.7億元。

  然而,剩余尚未支付的工程款,正導致200余家綠化企業“慢性死亡”。企業負責人坦言,他們全都債務纏身,有人傾家蕩產,有人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,很多企業已無力繼續開展經營活動。

  一家公司在賽罕區綠化項目部負責人蘇文文說,他負責的兩個綠化標段合同價共計2200多萬元,至今共支付300多萬元,但他的標段經過合法性審查,綠化工程款被壓縮到了1300多萬元。麻煩的是,2020年底,這家公司已經破產,他只能找別的公司和政府簽協議,接收以后的工程款。

  河南林洋市政園林有限公司在賽罕區有多個綠化標段,第1批第39標段的項目部經理張秀成說,他們是2016年承接的“十個全覆蓋”村莊道路兩側綠化工程,約定合同金額為2200多萬元,但至今只支付了200多萬元。

  還有的是2014年承接綠化工程。河北石家莊市田木園林綠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果春旺說,他的公司種植了4000多株云杉,合同價款1185萬余元。“2020年賽罕區重新審計,應付的綠化工程款一下壓縮到920余萬元。但我的工程2017年就應該驗收而未驗收,導致我個人多管護了3年多,現在即便拿到錢,最后也是個賠錢。”果春旺說。

  如此巨額的債務如何化解?賽罕區副區長溫艷說,現在政府化債工作也是困難重重,一是支付金額待確認,尤其是當初合同訂立不規范,一些工程量要重新審計;二是欠款太多,政府財力實在有限,難以拿出資金一次性解決。“今年區里的化債任務,最大是林業。”她說,如果綠化企業不認可通過債務重組解決問題,就由區政府分期付款。另據劉守君介紹,今年計劃再化債5億元至10億元。

  對此,果春旺說,賽罕區去年就承諾今年3月啟動化債工作,但至今也沒動靜。據多名綠化企業負責人介紹,各標段幾乎都有大量云杉死亡。劉守君也承認,有的標段成活率僅50%。

  記者多方采訪了解到,這一方面是因為缺少規劃,種植地段、樹種來源等與實際不符導致的;另一方面是因為工程款支付不及時,多數綠化企業無力管護。“澆一車水要400元,實在連澆水錢都吃緊。”

  如此大規模的綠化項目一旦全部驗收轉移到賽罕區政府手中,巨大的管護壓力同樣令人頭疼,據估算,這100多萬株云杉每年管護成本高達數千萬元。一名干部坦承,政府財力緊張,交接后如不能妥善管護,估計5年內能保留下一半的樹就不錯了;即便全力管護,由于土壤水分、種植地段等原因,很多云杉也僅能維持生命,難以長成大樹。

  城市綠化須科學規劃量力而行

  據呼和浩特市財政局發布的數據,2020年賽罕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44億余元,而賽罕區僅造綠一項的合同金額就逾30億元。

  即便按賽罕區單方面的預計,經審查后合同總金額可壓縮至25億余元,再扣除此前已經支付、化債的5億余元,賽罕區仍有20億元的債務,這占去年賽罕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例高達45%左右。而這,還沒有計算賽罕區全面驗收接手這些綠化工程之后,每年還要面臨的巨額管護成本。

  從數據上來看,賽罕區屬于典型的“透支造綠”。部分基層干部、綠化企業負責人表示,目前出現企業催債、政府沒錢的困境,是由于當年城市綠化沒有科學規劃、量力而行,盲目“貪大”留下的。賽罕區“拍腦門”造綠、“透支”造綠所帶來的重重危害,遠遠大于其產生的生態效益。

  他們指出,賽罕區政府要依法依規對綠化合同進行審核,盡快驗收、交接、審計這些工程期早已屆滿的綠化項目,并納入債務平臺,盡快化解社會矛盾、金融風險。城市綠化是一項科學系統的工程,不應成為政績工程、面子工程,必須科學規劃、量力而行。

  首先,城市綠化應有詳盡的規劃,特別是對于綠化用樹選擇,以本土樹種為主,堅持“適地適樹”原則,避免貪大求洋的錯誤思想;在綠化區域確定上,綜合考慮城市發展規劃,把發展穩定的區域作為綠化重點,避免前腳種樹、后腳砍樹的浪費現象。

  其次,城市綠化要量力而行,避免被錯誤的政績觀沖昏頭腦,防止因盲目“造綠”而透支城市發展潛力,留下難以化解的債務風險、管護壓力。

版權聲明:凡注有稿件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的稿件,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,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。

精彩推薦

  • 圖解|生態立省 甘肅走綠色發展之路 圖解|生態立省 甘肅走綠色發展之路
  • 打開眼界丨古畫中的清明,那久遠的春天 打開眼界丨古畫中的清明,那久遠的春天
  • “一件事一次辦”“甘州套餐”便民惠企 “一件事一次辦”“甘州套餐”便民惠企
  • 蘭州市第二福利院老年養護中心試運營 蘭州市第二福利院老年養護中心試運營
  • 黨史學習教育中央宣講團宣講報告會在甘肅省引起熱烈反響 黨史學習教育中央宣講團宣講報告會在甘肅省引起熱烈反響
  • 3月29日-3月30日麥積山景區臨時閉園 3月29日-3月30日麥積山景區臨時閉園
  • 奇葩激活信用卡“流程”里藏著陷阱 奇葩激活信用卡“流程”里藏著陷阱
  • 黨史學習教育中央宣講團宣講報告會在蘭舉行 李捷作宣講報告 林鐸主持并講話 任振鶴歐陽堅孫偉等出席 黨史學習教育中央宣講團宣講報告會在蘭舉行 李捷作宣講報告 林鐸主持并講話 任振鶴歐陽堅孫偉等出席

關注我們

中國甘肅網微博
中國甘肅網微信
甘肅頭條下載
微博甘肅

即時播報

1   圖解|生態立省 甘肅走綠色發展之路
2   【“飛閱”中國】甘肅高臺:金色草方格
3   上周末蘭州市34萬人出行祭掃 預約祭祀
4   蘭州新區農產品進駐東南市場 開拓“甘
5   甘肅省人體器官捐獻緬懷紀念月分享會舉
6   本屆蘭馬4月初開始報名 蘭州市體育局相
7   甘肅省多措并舉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
8   保障新冠疫苗接種工作安全高效開展 城
9   優化教育資源布局 提高基礎教育質量 蘭
10   2021年第一季度蘭州好人公布
11   打開眼界丨古畫中的清明,那久遠的春天
12   甘肅省非遺助力鄉村振興產品展示展銷活
13   2021年第一季度“蘭州好人”評選揭曉
14   3月28日甘肅無新增境外輸入性新冠肺炎
15   甘肅省公安廳發布一周典型電詐案件預警
分享到
性插图久久免费视频